<sub id="xn9b1"><dfn id="xn9b1"><meter id="xn9b1"></meter></dfn></sub>

      <address id="xn9b1"></address>

        <address id="xn9b1"><listing id="xn9b1"><menuitem id="xn9b1"></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n9b1"><nobr id="xn9b1"></nobr></address>

            早秈稻托市將提前 利于穩定市場預期

            2022-06-24 16:55:00   來源:中華糧網   瀏覽量:

            我國夏糧收獲已基本結束,夏糧收購正進入高峰。不久,主產區早秈稻也將開始大面積收獲上市。恰在此時,國家提出要適當提前2022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這將有利于穩定市場預期,維護農戶利益。

              為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切實抓好今年早秈稻收購工作,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決定將2022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從原定的8月1日起予以適當提前。即新產早秈稻集中上市后,如市場價格符合預案啟動條件,即可按程序申請啟動預案。

              調整托市起始時間更切實際

              今年,我國適當上調了稻谷最低收購價,當年生產的早秈稻(三等,下同)、中晚秈稻和粳稻最低收購價分別為每50公斤124元、129元和131元,分別比上年提高2元、1元、1元。

              根據2016年發布的《小麥和稻谷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我國早秈稻啟動最低收購價預案的時間為7月16日至9月30日。2018年后將預案啟動時間調整為8月1日至9月30日。近日,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發文,決定將2022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從原定的8月1日起予以適當提前,即新產早秈稻集中上市后,如市場價格符合預案啟動條件,即可按程序申請啟動預案。此前的2020年,國家也曾發過類似的通知,但今年的政策發布時間比2020年提前了一個月左右。

              由于每年早秈稻的種植時間不完全相同,生長期間的天氣情況也不同,且主產省份地理緯度也存在較大差異。因此,每年各主產區早秈稻的成熟及收獲上市時間也存在差異。將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調整為根據新產早秈稻上市后,市場價格是否符合預案啟動條件,更符合實際情況,有利于更加完整準確地將最低收購價政策落實到位。

              早秈稻啟動托市可能性不大

              雖然今年國家再次提出適當提前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但從當前的稻米市場形勢分析,預計今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啟動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此舉的象征意義更大。

              今年早秈稻產量或難大幅增加。目前早秈稻種植面積已成定局,與去年相比總體變動不大。農業農村部最新農情調度顯示,今年,南方早稻面積預計為7100多萬畝,總體比上年穩中有增。同時,今年南方梅雨季節期間,湖南等早秈稻主產區遭受了一定的損失。上周,南方又開始了新一輪強降雨,貴州、湖南、湖北、江西、浙江、廣西、廣東、福建均面臨持續大到暴雨,預計早秈稻損失可能會增加,將對早秈稻實際面積帶來一定的影響。

              今年不僅早秈稻面積增加困難,且單產提高也不容易。2021年,我國早秈稻單產為5918公斤/公頃,是歷史最高單產水平。目前江南大部、華南西北部早稻處于孕穗至抽穗期,華南大部處于抽穗期,部分已經開始乳熟,是早秈稻產量形成的關鍵時期。由于今年梅雨季節雨水偏多,陰雨寡照時間長,日照時間偏少,導致南方氣溫偏低,部分地區甚至出現60年一遇的冷夏,對水稻生長不利,早秈稻單產要想超越上年再創紀錄難度很大。在面積增加不多、單產難以提升的情況下,預計今年早稻產量與去年相比變化不大,仍將處于歷史較低水平,新稻供應壓力預計不會大幅增加。

              早秈稻需求預計不會減少。去年早秈稻上市后,得益于廣東等地區儲備補庫大增,市場需求增加,推動早秈稻收購價高開高走,并一直維持在最低收購價之上,因此沒有啟動最低收購價預案。今年,由于小麥價格大漲,與早秈稻的價差大幅拉大,采購小麥補庫的風險與往年相比明顯增大。后期一旦國際形勢緩和,小麥價格回落,輪換價差將會大幅增加。因此,預計今年會有部分原計劃用小麥來補庫的地方或糧庫,將增加稻谷儲備。而早秈稻最主要的優勢就是容易保管,因此,今年早秈稻的儲備補庫量可能會不減反增。

              水稻種植成本大幅增加。由于俄烏沖突持續,導致今年原油、化肥價格持續大漲,早稻的種植成本同比也急劇增加。而今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上調幅度僅2元/百斤,上漲幅度不到2%,遠遠不能彌補成本增長帶來的損失,再加上外圍糧價半年來漲幅較大。特別是新小麥上市后價格一度大漲,當前市場收購價遠遠高于小麥最低收購價。因此,農戶對新季早秈稻收購價有一定期待。若價格較低,惜售心理將會增強。

              當前早秈稻收購價格較高。根據《小麥和稻谷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早秈稻預案執行區域為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西5省(區),當前這些主產區的早秈稻收購價格均在最低收購價之上。6月中旬,安徽早秈稻收購價在2530元/噸左右,江西2520元/噸,湖北2630元/噸,廣西2644元/噸,湖南長沙2640元/噸,全國早秈稻平均收購價2646元/噸(6月6日),均高于2480元/噸的早秈稻最低收購價水平。

              如果后期稻米市場不出現非理性大跌,預計后期早秈稻收購價格回落幅度有限。隨著早秈稻收購旺季即將到來,早秈稻儲備輪出將快速減少,有利于減輕早秈稻市場供應壓力,后期市場下行動力不足。新早秈稻上市后,價格一般要高于舊作,因此,收購價回落到最低收購價下方基本不太可能。

              早秈稻托市收購量持續減少

              自2004年早秈稻實施最低收購價政策以來,市場價格時高時低,預案啟動也時斷時續。2013年后,由于供大于求,加上最低收購價連續上調后一度成為托市收購價,國家連續8年啟動了最低收購價預案,是政策實施以來連續啟動時間最長的一個階段。雖然期間早秈稻產量快速下降,從2013年的3407萬噸降至2019年2627萬噸的歷史低點,但由于早秈稻需求下降更快,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仍然連年啟動。2013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收購量為567萬噸,為該政策實施以來最高的一年,此后收購量逐年下降,至2020年降為40.5萬噸,2021年雖然早秈稻產量有所恢復,但需求增長更快,因此,當年沒有啟動預案。

              樂觀預測,今年早秈稻產量增加幅度也將有限,需求仍然比較旺盛,加上種植成本大幅增加、外圍糧價大漲,預計今年早秈稻上市后收購價格仍有可能高開,最低收購價預案啟動的可能性不大。若果真如此,則適當提前早秈稻最低收購價預案執行起始時間的象征意義更大。


            上一篇:2022年廣西繼續實施稻谷補貼收購政策 計劃收80萬噸稻谷
            下一篇:最后一頁

            公司地址:廣西南寧市青秀區民主路9號 電話:0771-5607129

            版權所有:廣西糧食發展有限公司 ©2016 ICP備案號:桂ICP備16007778號

            關閉
            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